丝瓜av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北京台灣會館 > 會館簡介

北京台灣會館史话

時間:2016-04-07  來源:  作者:
  北京的各地“会馆”是清代各省、府绅商为本乡进京赶考学子而建的。清政府自1687年起,在台湾实行考举制,在县里考秀才、省里考举人,到北京考贡士,再经“殿试”考进士。清代台胞考上文、武进士的共有29名。清代台湾举子进京,由福建省公车派送,到京后暂住于福建省籍会馆。1885年台湾单独建省,8年后即清光绪1893年,在朝为官的台湾进士施士洁在旅京福建同乡会协助下,于宣武门外后铁厂胡同20号兴建全台会馆。三年后又因地势偏僻而卖旧置新,于1896年左右在崇文门外大蒋家胡同(即今大江胡同1 14号)建台湾会馆。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4月17日,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当天,在北京参加会试的台籍进士、举人联名上书都察院代奏:“今者闻朝廷割弃台地以予倭人,数千百万生灵皆北向恸哭,闾巷妇孺莫不欲食倭人之肉,各怀不共戴天之仇,谁肯甘心降敌!纵使倭人胁以兵力,而全台赤子誓不与倭人俱生,势必勉强支持,至矢亡援绝,数千百万生灵尽归糜烂而已……以全台之地使之战而陷,全台之民使之战而亡……虽肝脑涂地而无所悔。”这是与北京台灣會館有关极为重要和珍贵的史实。   
  日本窃据台湾之后,北京台灣會館已失去原有作用,不再以会馆名义接待台胞,而产权也一度丧失。20年代初,日据下的台湾青年相继脱离日寇魔掌,到祖国大陆读书求学。1922年,到文化古都北京求学的就有33人(见叶荣钟《台湾民族运动史》)。台湾老一辈文学家张我军,1924年来京后住在城南福建泉郡会馆;当代台湾女作家林海音全家,1922年来京,先后住过城南的福建永春会馆、晋江会馆和广东蕉岭会馆,而从未听说老一辈旅京台胞住过台湾会馆。寄居北京的台胞开展的各项活动,如1922年组成的北京台湾青年会,1924年召开的华北台湾人大会,1924年至1926年信奉无政府主义台胞组织的新台湾安社,1927年在京出版的《少年台湾》月刊等,也均与北京台灣會館无涉。   
  辛亥革命後,北京成立台灣同鄉會。林海音的父親林煥文曾是同鄉會的一位負責人,她現仍保存一張1926年父親在家裏召開同鄉會會議的照片。林海音在一篇文章裏提到:“母親曾對我說過,父親生前有志把北京的台灣會館收回……民國十二年(1923年)父親曾對收回台灣會館一事努力過,但無結果。父親死後(1931年)家中所存的一疊台灣會館資料,就被台灣同鄉賴先生兄弟取走,他們也想繼續努力,但無下文。”(見林海音:《家住書坊邊》?“番薯人”)。據王碧光老先生回憶,淪陷時期台灣會館的産權已經收回,並出租給經營批發業的山西正記紙行。他還記得“台灣會館”四個飽滿的大字,是用磚雕鑲嵌在會館內院牆壁上的。   
  日本投降後,1945年9月9日在西單大光明電影院(即現在的西單劇場),舉行“台灣省旅平同鄉會結成典禮”,選舉洪炎秋爲會長,洪返台後由三安醫院院長梁永祿爲會長。梁因正記紙行交付的台灣會館租金過低,要將房産使用權收回,後經雙方協商,正記紙行同意租金以1l袋面粉並折合紙幣交付。因當時蔣管區貨幣貶值極快,收到租金後,立即兌成黃金儲存。當時11袋面粉約可兌一兩黃金。1947年3月,北京台胞聲援家鄉“二·二八起義”,以及一些台胞從事反帝、反蔣、愛國的活動,有的以“旅平台灣同鄉會”爲掩護,在會長梁永祿及繼任會長林铿生家中進行,同原台灣會館舊址沒有什麽關連。   
  综上所述,百年前在京台湾举子为抗议清政府割台而留有历史意义的北京台灣會館,以后成为旅京台湾同胞的共同财产,曾长期为台胞的公益福利事业做过贡献。在长达一个世纪的过程中,在京台胞曾几度为维护会馆产权付出过心力,直至1994年台湾会馆才完成重建,并恢复了原有声名。
友情鏈接
管理頻道:聯系我們
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丝瓜av_丝瓜成年app短视频网站_丝瓜成年app视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